http://www.zhenkongok.com

战“疫”专访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张胜田:医

  回顾医疗废物处置领域的发展历程,2003年“非典”疫情,被广泛认为是我国推动医疗废物处置走向规范化的分水岭。随后,《全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处置设施建设规划》就获批准实施。

  17年后,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也让医疗废物处置系统面临着新的考验。以武汉为例,疫情暴发后,医疗废物处置也面临企业运力、设备、人手等各方面的问题。

  近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驰援武汉的医疗废物处置团队负责人张胜田研究员,就医疗废物应急处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及未来行业的变化进行了深入探讨。

  张胜田:医疗废物的处理技术通常包括高温焚烧法、高温蒸汽消毒法、化学消毒法和微波消毒法等4种。在应急情况下,也可以在保障安全的同时,选择符合条件的危险废物焚烧炉、生活垃圾焚烧炉和其他工业窑炉进行协同处理,提升处理能力。

  张胜田:我们对黄陂区、江夏区、青山区、火神山等4个地方医疗废物处置进行支援。投入医疗废物处置方舱1套、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理车1套、医疗废物应急焚烧装置4套,目前均已完成安装调试,装置运行正常。6套医疗废物处置装置合计日处理能力达到340桶(每桶240升)。

  张胜田:根据《医疗废物分类目录》,医疗废物分为感染性废物、病理性废物、损伤性废物、药物性废物和化学性废物五大类。

  在此次疫情中,医疗废物不仅有防护用具,还有大量患者的生活用品,例如棉被、电饭煲、保温桶等。医疗机构要做好医疗废物分类,尽量避免普通生活垃圾混合到医疗废物中,以免大量占用有限的医疗废物处置资源,提升处理效率。

  张胜田:在疫情期间,武汉的医疗废物数量也在增加。为了确保医疗废物得到及时、有序、高效、无害化处置,控制疫情源头,防止疾病传播,保护环境,保障人体健康安全,也需要对一些设备进行改造。此前,我们根据现场情况,针对性地优化改进出“移动式医疗垃圾焚烧方舱”。

  张胜田:“移动式医疗垃圾焚烧方舱”是由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和上海交通大学联合开发的。

  该设备核心工艺是通过高温燃烧将病毒灭活,同时燃烧医疗废物使之分解无害化,特点是灵活性较强,高效集成医疗废物焚烧、烟气净化以及配套电控系统等模块,全套设备集成在3个标准方舱(20尺集装箱)内,便于采用通用集装箱运输车快速转移。设备可以随时移动,到现场后可以快速安装,快速投入使用,最大处置能力达到3吨/天。除了医疗废物处置能力需要在短时间内提升外,医疗废物的消杀能力、运输能力和暂存能力等都需要相应增强。

  张胜田:对于疫情中医疗废物的转运和应急处置,有些从业者也是第一次接触,防疫防护意识亟待加强。例如,有时候收集的医疗废物较为蓬松,医疗废物桶盖子盖不上,会直接压下去,存在安全隐患和二次传播风险。未来,在医疗废物应急处置的各个环节和流程,一方面要加强相关防疫防护的培训,另一方面要提升全自动化技术水平和比例,减少人与医疗废物的直接接触。

  张胜田:疫情期间,医疗废物处理量在不断增加,大概是平时的4~5倍,考验着处理系统的能力。这时候,单纯依靠原有的处理设施不能满足处置需求,需要发挥集中协同处置和移动式处置的作用。

  在我看来,此次疫情期间医疗废物处理情况效果较为理想,设施平稳、有秩序运行,实现了医疗废物“日产日清”和“应处尽处”。一方面,生态环境部门等积极协调组织相关单位,在原本的基础上拓展医疗废物处理能力。另一方面,针对具体情况,各个单位也通过技术创新,改造出移动式、协同式处理装置,提升处理效率。

  张胜田:目前医疗废物垃圾桶还存在重复使用的情况,通过消毒杀菌保障二次使用,也需要付出一定人工成本和时间成本。未来对于具有高传染性的高危医疗废物,如呕吐物、病理标本等,建议采用一次性密封垃圾桶,避免二次污染的扩散。通过机械化操作,实现装置医疗废物连同垃圾桶一并处理,避免人员直接接触,并可并通过人工智能、5G、物联网等技术实现医疗废物从“摇篮到坟墓”的全流程追溯。

  张胜田:我认为,在突发公共事件的影响下,也促使各个部门对于医疗废物行业有更多的关注和更深的思考。

  例如,近期,国家卫生健康委、生态环境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十部门联合印发《医疗机构废弃物综合治理工作方案》,要求加强集中处置设施建设,在2020年底前实现每个地级以上城市至少建成1个符合运行要求的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到2022年6月底前,实现每个县(市)都建成医疗废物收集转运处置体系。这意味着医疗废物的集中处理将投入更多的资源,未来整个医疗废物处理体系也会更加完善。

  减少现场操作人员的数量或避免现场人员干预是未来医疗废物应急处置的一个重要趋势。在没有人为干预的情况下,通过智能远程管理系统能构建一个实现医疗废物处理设备完整功能的技术体系。

  张胜田:在我看来,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的选址是面临的挑战。在人口密集的发达城市,用地较为紧张,选址比较难,选好之后在未来的场地扩建、产能扩建方面的空间较小,可以发挥移动式医废处置装置提升处理能力;相较而言,地广人稀的西部城市选址灵活度高一些,但当地的医疗废物处理需求并不多,可能需要处置其他区域的医疗废物,因而医疗废物的运输方面面临一定考验。

  张胜田:相比其他行业,医疗废物处理行业在日常生活中的关注度并不高。相对而言,国家在医疗废物管理体系方面很规范。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医疗废物处理能力需要有所提升。特别是应急处置能力的提升,要储备能力,宁可备而不用,不能用而不备;要“平战结合”,应急时期,能够快速形成实际能力。而在此次疫情中,医疗废物处置工作者的身影也走入大众的视野。在此次疫情之后,整个行业对于医疗废物的重视程度也走上一个新的台阶,也将加速整个行业的普及教育。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